济南助孕:卵巢的重要性

生育问题并非吃吃中药就能解决,月经紊乱,意味着排卵功能出了问题。在生育上,卵巢的储备功能是最重要的,女性一生的卵巢储备基本是固定的,用完就没有了,只要储备足够,即使自己不能排卵,通过医学促排卵方法,还是有自然怀孕或者试管婴儿成功机会的;而如果没有了卵子,女性的生育功能也就丧失了。所以,卵巢储备的检查与排卵的检查一样重要。很多非生殖专业的医生经常只顾及患者有没有排卵,忽略了还有多少卵可排的问题,从而让一些本来怀孕希望很大的女性失去了最佳的生育时机。

性激素检查一般分两个阶段。看内分泌调节的基础状态,可以选择在月经期的第2-3天抽血,查性激素六项: FSH(促卵泡生成素)、LH(促黄体生成素)、E2(雌二醇)、PRL(催乳素)、T(雄激素)、P(孕酮)。

正常情况下,PRL和T受月经周期影响很小,在整个月经周期基本上是稳定的,而其他四项都会随着月经周期的变化而变化。在月经期2-3天,整个生殖内分泌系统处于基础状态,FSH、LH、E2、P都处于一个低值水平,FSH与LH的比值接近1∶1,并且LH与FSH稍微高一丁点儿。如果发现FSH明显增高,说明卵巢储备可能不足,越高就说明储备越低;如果LH明显增高,说明卵泡发育缓慢甚至不发育;如果E2过高,则意味着卵巢功能低下;如果P过高,说明黄体萎缩,同样会影响怀孕;至于T过高和PRL过高,都可能会影响卵泡的发育,甚至抑制排卵。

实际上,有一些女性月经很有规律,但性激素检查出来可能不正常;而一些月经不规律的女性,有时查出来的性激素水平反倒正常。所以数据检查还是要结合女性的月经情况来判断。

通过临床实践,对于卵巢储备的检查,目前主要采用以下这三种:

第一种,性激素六项的判断,但存在较大的误判概率。

第二种,卵巢窦状卵泡数(AFC)的计数。
女性在月经期的第2-4天都可以做阴道B超,统计两侧卵巢的窦状卵泡数。这项检查结果基本准确,但是存在两个问题,一是经期做阴超(阴道B超的简称),患者有顾虑,担心感染——其实只要做好消毒和防备措施,在经期做阴超并不增加感染概率;二是不同经验的医生,判断同一个患者的AFC,结果会不一样,也就是说存在着一定的误差。但不管如何,检测AFC是最直接的、参考价值最高的卵巢储备的监测方法。

第三种,抽血查AMH。
AMH,全称抗苗勒氏管激素,由卵巢中的原始卵泡分泌,可以用来评估卵巢储备功能。AMH不像血清FSH那样随月经周期而发生变化,随时可以检测。卵巢
储备下降的一系列指标中,AMH的改变是最早的。对于有正常排卵性月经的女性而言,AMH比FSH、AFC更能准确地反映卵巢生殖功能,并预测即将到来的绝经过渡期。

女性一生中的AMH水平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。刚刚出生的女婴在新生儿后期会出现短暂的AMH升高,说明女孩会经历新生儿时期的“微小青春期”;之后AMH持续升高,直至9岁,青春期(9-15岁)有轻微的下降。所以AMH不适于评估青春期的内分泌状态,这时依然是用性激素六项作为评估指标。紧接着第二次上升直至25岁左右达到峰值;30岁左右处于一个稳定期,此后AMH逐渐下降,35岁以后下降较明显,直至50-51岁,无法检测到AMH值,说明已经绝经。所以AMH说明了女性的卵巢储备从生命力旺盛到衰竭的整个过程,并且相对稳定,可以作为重要的卵巢生育力的判断指标。

但是,目前AMH的检测没有统一的试剂盒,不同检测机构得出的结果不尽相同,给临床判断带来了误差。所以,准确判断卵巢的储备情况,提倡AMH、B超、AFC相结合来判断,而性激素只能作为初步的判断指标。

卵巢储备的判断,对有生育愿望的女性是非常重要的,可以提示其生育年龄状态,避免糊里糊涂地浪费最佳的或者还有很大希望的生育机会。
可是现实中不少有强烈生育愿望但卵巢储备已经严重不足的女性,却抱着一丝侥幸心理,认为自己还年轻,月经那么正常,不用着急,等哪天发现生育能力大势已去,则后悔莫及!卵巢储备能力下降和严重不足,并不影响月经的正常来潮,即使在绝经前的数月,月经依然可以很规律,很多人因此被表面现象迷惑了,有些人甚至对医生的积极建议存有看法和不满,觉得医生在吓唬她,实在不该。

qrcode